首页 > 钓鱼视频 > 化绍新 > 入秋钓鲫鱼要遵循这3点,可是第3点都能操作对吗?
化绍新   钓天下 - 天下钓鱼圈   2020-09-24 05:59:09


我自称是个老钓鱼人,风里来雨里去钓了几十年,自认为履历了许多,有履历、擅变通,面临一些情况处置惩罚起来也算驾轻就熟。可是,有一次钓鱼,我也被难住了。

去年10月14号。我和钓友老张出钓时意见完全一致——在这杨树叶掉了一半的深秋季节,肯定要去深水。我俩把钓位选在了某水库已知的最深的一处,约莫1.9米深,目的鱼是这里的大鲫鱼。深秋钓鲫鱼,基本上要遵循三点:找深水、用长竿、调灵钓灵。头两点其实是同一个原因——快过冬了,鱼开始躲在远离岸边的深水处不爱随处闲逛了,调灵钓灵是因为水温下降导致鱼的活性降低,行动迟缓。有人说还应该加上一条,用饵也要偏腥,这点我不阻挡,可是我认为野钓时鱼饵的身分远没有鱼饵的状态重要,而且真的有个体的水库鱼的口胃偏素。

找深水、用长竿、调灵钓灵——这是低温时节钓轻口鱼应该遵循的三个要点

意料之外的第一个问题是有暗流,浮标从落水到立稳,位置能差40厘米以上。这是第一个难题,如果想要鱼饵能够稳定地待在并脱落在一个点上形成窝子,那么就要加铅,加铅的价格是牺牲名贵的敏捷度,深秋钓鱼,敏捷度至关重要。如果铅坠悬起来,仅靠一饵似触底又没挨底的状态,是无法牢固住钓组的,只有让铅坠到底或者轻触底,起到锚的作用才气淘汰钓组移动的速度。图省事的做法是,现有铅皮不动,上拉浮标就能实现这一状态,可是露出的浮标过长,受风的阻力也大,在风浪中晃晃悠悠,视觉上很难捕捉其轻微的信号。于是,我试探着少加了一点铅,约莫1.5毫米的一小条铅皮。别小看这一小条铅皮,它将钓组的移动速度控制在了可以忍受的水平。不外,原先的那种调灵钓灵的理想的平衡被完全打破了。很显然,这个时候浮标不会泛起大的送标行动,因此绝不能等好的标相泛起才提竿,轻拱、慢升这类小行动泛起即提竿,绝不放过任何疑似口。效果,新的问题泛起了——我多次在无任何标相的情况下换饵却意外中鱼,固然了,这些鱼毫无破例全都脱钩逃跑。

这是我去年10月28号的鱼获。因为老张多次空军,这周我俩换了个水库,效果更夸张,我还是短子线的钓组,还是以钓轻口鲫鱼为主。在放掉了小的鲤鱼苗后净剩10斤整,老张还是5条鲫鱼,而且都是用筏竿钓获的,也就是说,他的手竿空军了

其实,面临这种标相表达不出来的鱼口,我有措施——用短子线,可是我那天钩盒里偏偏没有短子线。于是,我硬着头皮钓了一天。一共钓了两条鳊鱼和十条鲫鱼,跑鱼八条之多。老张则空军。

我以36比5完胜老张。老张的5条鱼没美意思让我照相,要么是被他藏起来了,要么他基础就没钓到。横竖我是没看到鱼

返程中,我和老张谈天,我的看法是:鱼是咬钩的,但归根到底是鱼口太轻。老张不这样认为,他说:“轻什么轻?我这基础就没口!”我知道他的钓鱼习惯,总是调平水钓2目,往往我诉苦闹小鱼的时候他都市自得地说:我这不闹。同在一个水库,钓位相邻,怎么能不闹小鱼?不是不闹小鱼,而是这种钓缓慢的方法除了盛夏之外很少能看出小鱼闹钩。我俩互不相让,他坚持鱼不咬钩,我坚持是鱼口轻。那就找个证人吧——给同在这座水库的另一头的老韩、老田打个电话问问便知,挑重点的说,老韩对今天的评价是鱼咬钩,就是口太轻,换饵的时候总是有鱼莫名其妙地在钩上,一天钓三条跑六条。他问我这种情况应该咋办,我回覆:缩短子线,只管调灵钓灵。老张又不愿意了,他对我动不动就讲缩短子线的措施一直很排挤,我想这就是对钓鱼的明白差别造成的看法上的和思路上的差别。他的这一看法很有代表性。

我的短子线派上了用场,用手指做参照物不难看出我的子线有多短,钩距有多小。可是就这么个在凡人眼里岂论不类的子线却很是好用。所以呀,钓鱼这事没有公式和牢固的模式,鱼情水情决议一切

第二周,我们重返该水库,原先调钓的钓组没变,只换了一副10厘米长的子线,钩距只有一枚钩长,也就是上钩顶着下钩的钩柄。老张坐我上周的钓位,我去了另一个钓位。我本计划和老张解释短子线宗子线,以及钓送标鱼和黑标鱼在调钓上,最主要是面临轻口鱼时钓组的变化。可是说来说去太绕嘴,还是用事实告诉他吧。

鱼口轻的本质就是鱼吃饵的行动慢且小

那天,我以36比5的结果完胜。虽然鱼小了点,可是一条鱼没跑,每条鱼都是在标相的指导下提竿钓获的。

在事实眼前,老张显然是佩服了,可是对内里的原理却琢磨不出个所以然。回来的路上,他很蔫。我也不知该怎么开头,钓鱼这事很难用语言说明确,用单调抽象的理论把一个意见完全相反的人的看法改变过来,太难。

口轻的鱼行动小,所以宗子线不会有标相,为了让浮标泛起行动就要缩短子线

于是我问了一个问题:“鱼口轻的本质是什么?”这个问题我想许多人都是心里明确,但表达不出来。于是缄默沉静了一会儿后,我替老张回覆了:“就是鱼吃饵的行动慢而小。”以送标鱼为例,当铅坠触底或者到底(事实是钓送标轻口鱼这两者区别不大)后,子线是平躺在水底或者呈弯曲状态的,有鱼缓慢地叼起鱼饵——注意这个行动的重点,是缓慢地而且幅度不大,这时候水的阻力影响对躺在水底的子线可以完全忽略不计,主线没动,铅坠也没动,甚至子线的根部都没动,那么浮标自然也不会动,哪怕是动了,幅度及速度也会很是小,在浮标上险些体现不出来,或完全不被人捕捉到,是这个原理吧?

宗子线的优势在于隐蔽性强,在鱼吃饵的时候没有障碍感,子线用得越粗就应该越长,它的长度是和线径成正比的

只有子线的长度低于鱼行动的幅度,才会牵动主线。也就是说,鱼的行动幅度要凌驾子线的长度。口轻的鱼行动小,所以宗子线不会有标相,为了让浮标泛起行动就要缩短子线,短到什么水平合适呢?这就要说到宗子线的优势了。宗子线的优势在于隐蔽性强,在鱼吃饵的时候没有障碍感,子线用得越粗就应该越长,它的长度是和线径成正比的——看视频中,化绍新老师应对滑口的大青鱼时曾把4号子线做到1米长。宗子线悬坠钓法一泛起就在大江南北普及的原因是宗子线钓组实实在在地提高了上鱼率,而上鱼率的提高给许多人发生了一个错觉,那就是把宗子线错误地等同于敏捷度高,于是发生了一种看法——短子线不灵,甚至是雷区,触碰不得,进而造成了钓者在野钓的思路上受到了局限。

短子线的最大优点是能更多、更实时地通报出信号

我则坚持认为,敏捷度取决于如何调钓,而不是子线是非。固然,短子线有劣势也是毋庸置疑的,可是它不是一无是处,它最大的优点是能更多、更实时地通报出信号,可是因为隐蔽性差,很多多少鱼在触遇到钓饵后又都放弃了,可是有一点,但凡有鱼把钓饵吃进嘴里,哪怕它的行动很轻很小,浮标把信号通报出来的时机也比宗子线大得多。所以,钓者如果要用短子线,就要寻找既有隐蔽性又能实时通报鱼吃饵行动的最佳长度,这个长度和子线的线径和柔软度有密切的关系,柔软的细线可以稍短点,以1号子线为例,我用的长度约莫为8~10厘米,不能再短了,低于4厘米的话很显然就钓不到鱼了。

敏捷度取决于如何调钓,而不是子线是非

刚说了最典型的送标鱼,那么钓黑标鱼是不是也会涉及到上述的情况呢?老张之所以死不悔改,就是因为他的这套钓组在这个水库曾经辉煌过。其实,这个水库我俩很是相识,是去年去得最多的,可以说我们是看着这里的小鲫鱼们长大的,开春的时候平均一两半一条,钓着钓着就有二两了,再钓着钓着国庆期间都是三两打底的个头,而且标相极好,一点轻口的征兆都没有,都是那种像鲤鱼似的缓慢黑标,有时一天都看不到一个送标。这就造成了老张的误判,在他的看法里,这个水库里的鱼就应该这么吃饵、就应该泛起黑标的标相。在东北,国庆是一个转折点,国庆事后水温急速下降,也就是在短短的几天之内,鱼的吃口也会同步发生急剧变化。那么,他的钓组为什么在黑标的时候没泛起反映不灵的现象呢?黑标就不泛起轻口了?不是,可是比送标的轻口鱼好钓。

如果要用短子线,就要寻找既有隐蔽性又能实时通报鱼吃饵行动的最佳长度,这个长度和子线的线径和柔软度有密切的关系

我先说说黑标泛起的历程。黑标的主要成因是鱼叼住鱼饵向钓点之外移动。在许多人的看法里,只要黑标泛起,就意味着鱼叼着鱼饵游向深水、远处,只有水的深度凌驾水线的长度才会黑标。这个看法是错误的。自由进食的鱼不会沿着别人给它设计好的的门路行走,它可能向左,可能向右,也可能向岸边游走,总之360°的平面规模内,它可能游向任何一个偏向而形成黑标。可是,又不是所有鱼向钓点之外移动游走的情形都市造成黑标(抛开一些微观的物理现象不说,咱们只探讨钓鱼涉及到的工具),好比水浅,鱼叼住鱼饵后以正常速度横移就不黑标,浮标只是倾斜后被鱼牵着走。为什么呢?宏观地说,水浅意味着水线短,短水线蒙受的阻力小于浮标的浮力,所以浮标不会黑掉,只会横移,鱼的速度加速才会泛起黑标。这个时候,虽然没黑标,可是标相也是显着的。那么轻口鱼呢?刚刚说了,轻口的本质就是鱼的行动小而慢。无论是调灵钓灵,还是铅坠到根本线平躺,只要鱼吃食后向钓点之外移动,哪怕幅度很小,它牵动铅坠或动员主线的概率就要比吃抬头食的送标鱼的高,于是浮标就发生了行动。而且,爱制造黑标的鱼种或者鱼往往进食都比力生猛,所以给人的感受黑标鱼更好钓。

说到这里,我禁不住要拍大腿了。第一次发现鱼口轻的时候,我干吗不爽性剪断子线,然后打两个死结不就能用了?在一以贯之的看法中,岂论子线还是主线都是不能拼接的。一层稳定的看法真是贻害不浅。

ǰ�

用户评论汤子曦是啊,钓小鲫鱼来说子线拼接完全没关系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