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钓鱼技巧 > 鱼性天气 > 正文

柳绿桃红 又是一年垂钓季,鱼儿疯口有原因...

YWYF   钓天下 - 天下钓鱼圈   2020-03-25 14:46:52

时间:2020年3月22日8:00—17:30

钓点:洪泽湖高湖嘴

指数:89分,很是适宜钓鱼

天气:晴

温度:7—20℃

空气:质量优(大风吹走了霾,空气好了)

湿度:32%

气压:1017hPa

风向:东冬风

风速:4—5级,阵风6级(“钓鱼人”一天都显示3级)

水深:1.1m(东冬风导致这边耗水10厘米)

水质:上好

钓法:台钓

竿长:3.9m

线组:3.9mx1.2#x0.6#x金袖3#

钓远:8分竿

钓饵:本味五粮诱+腥香蓝鲫+腥香独霸

窝料:自制酒米+玉米面+南极虾粉+一包饵

钓获:8斤+

同行:刘主任,李大师和他两朋侪中午到

昨天,垂钓竣事收竿时,就和刘主任约好,明天继续。

看看天气预报明天是晴天,但东冬风较大,4到5级,阵风6级,不外使用台钓,面向南应该影响不是太大。

六点四十五分,刘主任电话见告,直接前往目的地,他得要从加油站经由,顺便加油。

一路上八十多迈也不快,但只听呼啦啦地很拉风。一大早就刮起了东北大风。

八点钟还没到就已到达钓点,这里暂且无人。可能是被大东冬风给吓倒了。昨天的乌云接日未接到雨,却惹来了大东冬风。

还是选择昨天的钓位。今天风浪大,只管钓近点,所以窝子比昨天打的更近些。

刚打好窝料,刘主任也到了。他也还在老钓位,呵呵,不外也没得选,只有两个。

今天没有久等发窝,开好饵、架好炮,不到十分钟,即行开钓。不知是老钓位,还是天气适宜,仰或气压高,风大溶氧好,总之刚下钩就有口了,第一尾上的不是象往常一样的小杂鱼,而是凌驾一两重的鲫鱼。

也许就是巧合,接着又是一条一两多鲫鱼后,开始轮到小杂鱼上场了。

跟昨天下午一样,3号袖钩,小白条、小鳑鲏、小麦穗等小杂鱼也能钓上来。纷歧会儿,感受窝子里聚鱼了,因为只要钩子下水就有吃口漂相。同时以为全水层似乎都有鱼存在,但中上层还是小白条和小鳑鲏多。

坚决换上吃铅量大点的浮漂,一来下沉速度加速,能避开部门小鱼闹钩;二来解决了风大铅轻抛禁绝窝点的问题。

快九点时,钓获一条二、三两重的、象草鱼型的红眼鱼(昨天钓获好几条不足两的,我不认识是啥鱼,有钓友回贴说叫“赤眼鳟”),其吃饵相当凶猛,拉钩就黑漂,提竿就中鱼。上岸后也是活蹦乱跳,劲头十足。看看吧,在草地上不停的跳,自个儿把鳞也跳掉了。

九点多,是疯口时段。这时候,只要钩子下水了,就会有漂相,多数提竿都能中鱼。不外,多为白条和小鳑鲏,其中明白条有的能到达一两以上,而且肚子老大。就是不知道是吃大的还是大肚籽的。另有许多钓双飞的,双飞白条、双飞鳑鲏,竟然另有双飞趴地虎。总之,这个时段鱼口相当好,什么鱼都如猛虎扑食一般凶猛,而且中鱼率也相当高。不外,小奶鲫也是相当的多啊,为此,还专门在渔护上安装了针头向外的一个挡针,专卸小奶鲫,这样不沾手放流,更能保证宁静无损。

至十点,鱼口开始稀少,几条小鲫鱼钓事后险些停口。于是,赶快补了窝。

就是上图这样的挡针,若上小鲫鱼,挡针卸鱼后直接无损跃入水里。

这一阵忙的好,应该有三斤多鱼,其中二、三两以上的就有好几条。

刘主任那里,虽然没有我这边一样的疯口,半天等到一口,但个儿都不小,多数为二两左右的鲫鱼。也是蛮好的。他用的是4.5米竿,漂浮吃铅也大,起码5#的伊豆钩。这样的组合,偶遇大货是能敷衍过来的。

补窝后或许二十分钟, 就又开启了适才的基本不停竿模式。原来是窝里无鱼聚了。这样我喜欢,岂论什么鱼,不停竿就好。家人也说,小杂鱼最好的了。

快十一点时,一直连续的六级大风依然没减速的迹象。就连不远处那条违反禁捕期划定下网打鱼的小机船,迎风收网也必须要开足马力,才气缓慢向前。

近岸处,已被浪涛拍岸冲起的浑泥水笼罩,与清水区域形成鲜明对比。

十二点半后,李大和他两个朋侪姗姗来迟。预计传统钓在全鱼疯口情况下,尤为难钓,因为小杂鱼太多了。特别是单钩下沉速度慢,钩饵未到底,饵就没了。果不其然,他们试钓后,真就是一钩红虫下去,还消灭底,就被上层的小白条和中层的小鳑鲏抢食完,基础就到不了底。所以,疯口时若小杂鱼多,传统钓就显得弱势了。

面向朝南,太阳西斜时,钓伞虽能遮挡直射阳光,但阳光被水折射过来,同样具有灼伤力,且特别耀眼。所以将水草等漂浮物,都收拢在钓箱前,能吸收和阻挡部门折射光。同时向东南偏向移动了窝子(重新打窝),只管避开阳光幅射。

十三点多到十五点后,似乎小杂鱼们都吃饱了,感受少一点了,于是底钓鲫鱼又多了起来。

西岸新堆也不知道啥时来个老钓者,基本是迎着风,但也频繁举竿,似乎钓的也不错。

下午,钓的鳑鲏鱼也不小,许多比流放的小鲫鱼都大。

十五点多的时候,上了好几条二两多的鲫鱼,大肉白条也上了不少,就连小鳑鲏个儿也不小,另有平时很少钓到的趴地虎鱼,也钓了不少。

而李大师他们的传统钓今天却是很意外,一直是钩消灭底,饵就被吃光这一现象。我跟他在一起,他这是唯一的一次没钓好。因而,他们收竿的早。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鱼口依然没有削弱,一直至十七点半收竿,都还依然如故。我对刘主任说,如果今晚夜钓,肯定是也会有个好渔获。

细想一下今天的全鱼疯口,预计应该主要有这几方面的因素:一是昨天高温不适,今天降低适宜影响;二是气压由昨天的1008百帕增加到今天的1017百帕,鱼感舒服;三是东冬风属适钓风向,且风速大,水中溶氧量增高,鱼活跃性提高了;四是钓位处于背风处,水被大风影响小些,鱼也不会整天去博浪,相反会躲到海不扬波处;五是不是今天的饵料搭配的适口,这也欠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