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钓之家 > 海钓入门 > 正文

矶钓最主要的就是这几个行动的连贯配合,我先从入门讲起……

YWYF   钓天下 - 天下钓鱼圈   2020-03-25 02:39:03


矶钓初体验

刚开始学钓鱼时,我就问过身边的老钓鱼人,啥时候能带我去海岸边玩儿那种站在礁石上,拎着一把带轮子的竿子在风浪中探钓大海的钓法?那种钓法一看就带劲。

前辈们说:那叫海岸浮游矶钓,咱锦州能那样玩的地方很少,即便能玩,鱼也不大,还就那么一阵子。

听他们这么说,我就一直没有步入这个领域,但心里却记着了"矶钓"这个词并憧憬之。

浮游矶钓是很悠闲的一种钓法

由于近几年禁捕期对渔船出海捕捞的严格治理,海鱼的生存空间获得改善,锦州周边的渤海湾一带就泛起了应季性的鱼种,在七月末八月初的时候,小燕鱼、小鲈鱼就泛起了。

燕鱼,辽西沿海地域通常称之为燕鱼羔子,辽南一带习惯叫它燕鲅,在海湾里只能长到旗鼓相当,之后就游回深海了,游回深海再大了以后就叫马鲛鱼了。

谁人时候再想钓,就得坐船去钓了,岸边矶钓只能逗上几条迷恋海岸而没来得及撤走的半大不大的燕鱼。

矶钓的又一利益就是不用辎重累累

鲈鱼,幼鱼期被称作鲈拃子,也许是因为其巨细不外"一拃"是非而得名,大了就叫大鲈子或七星鲈鱼了。

凶猛的燕鱼钓着过瘾,上钩后扑楞半天不愿就范,通体银色闪着亮光,色泽醒目。

它肉质紧实,常见做法是略腌制,再煎制,另有一种做法堪称辽西名菜——燕鱼炖粉条。

和燕鱼相比,鲈鱼要文静许多,上岸后的小鲈子有时还会柔柔地瞅着你。 燕鱼大了回深海后,海鲋就该闪亮登场了。

哥几个周末相约到海边

海鲋鱼,也叫海鲫鱼,过斤以后就是所谓的"鲷"了。

至于梭鱼,它们从小到多数混迹于这几个鱼种之中。

这几种渤海湾岸边能见着的鱼种都是半水层鱼,钓它们用带阿波的浮游矶钓的组合方式最合适。、

随意的一片海水就能玩耍半天

说起海边矶钓,就必须提一下我的这个钓鱼圈子里的"铁疗三少"岳哥。

岳哥在兴城海边长大,自小喜欢垂钓,对兴城海边、岛屿上的钓点相当熟悉,能准确掌握涨潮落潮、风向风速等信息,我们圈内都称他为"十六级海钓大师"。

我第一次正式玩海岸矶钓是随锦州一行钓友随着岳哥去兴城觉华岛,我带了淡水矶钓竿、护臀垫、防滑鞋,腰上挂了条随时利便擦手的毛巾,很专业的样子。

岳哥边钓边示范着

等船的光阴,岳哥掏出小件盒,细致地给大家拴线组,这让第一次见识阿波钓组的我们眼花缭乱,就记得了线组由上到下依次是棉线结、半圆挡珠、阿波、防撞豆、卡拉棒、8字环、子线、钩。钩子是窄腹长把曲柄海钓钩,主线是半浮水海钓线。

我专门问了卡拉棒的作用,它不只起定位作用,还能在拉拽线组时平衡拉力,一旦断线,可掩护阿波不致丢失。

近半斤重的鲈鱼,这在8月里已经不算小了

速降水中相当于淡水钓的铅坠,特别之处在于速降水中有牢固的克数,也有钓友用带牢固克数的转环铅的。

我总是记不住阿波和水中的配比,最后只好把它们的配比记在了手机记事本里:"1号的阿波配0.8的速降水中,0.8的阿波配0.5的水中,5B的阿波得配3B的水中……"

这样配重再加上8字环、子线以及双钩鱼饵的重量,恰好平衡了阿波的浮力。

开钓后,就见岳哥斜靠在大礁石上,竿梢一抖,顺手一拎,就上来一条鱼。"白光一闪,又来一尾!"

他一边提鱼一边自得地喊着。

7月中旬的小燕鱼

我和"惊涛拍岸"挨着岳哥钓,阿波也有销魂的"箭沉"行动,可提竿就是没鱼。

我俩琢磨着:是不是咱俩这钓点闹小鱼啊? 岳哥自得地几番"白光闪现"后,才告诉我们几个新手问题出在哪。

原来,在风浪大的时候钓海鱼,宗子线上需加个咬铅,这样子线才气稳定下沉;此外,矶钓要做到牵、诱、逗、拽、拉、提,一气呵成。

矶钓时线组到底,就会有楞巴鱼来抢饵

所谓"牵",就是主线一直保持着牵动钩坠的感受;"诱",是指不时发抖竿梢,或摇摇渔轮,或牢牢鱼线,让水下的鱼饵出现动态;"逗",就是见阿波有行动不要着急提竿,要使用竿尖逗它一下,再有行动时才提竿,即钓第二口;"拽",就是标相泛起后提竿一拽;"拉",就是"拽"之后线组似松没松时的再一拉;所谓"提",固然就是提竿喽!

这几个行动要一气呵成。

经由这番现场指点,我们也"白光一闪"上鱼了!

我和岳哥中午休息期间在船上小酌

虚心学习,矶钓进阶

自打在觉华岛体验了矶钓后,圈里的列位钓友险些都置办了专门钓海边鱼的调性偏软的轻型矶钓竿和纺车轮,我们称之为"新矶枪"!

之后,我们总会在周末拎着"新矶枪"、背着海钓箱出没于锦州、兴城的渤海湾一带。

新手是要学习的,老师就是岳哥。学习的场所和途径许多,有时在微信群里,有时在水边,有时在酒桌,总之是随时随地不懂就问。

钓友在抄饵鱼

岳哥说,每到一个钓场,首先要测钓点的水深——找到理想的钓点,以该钓点为中心,划分在其前后左右各二米左右处找五个点,抛竿测水深,求平均值,然后逐层找鱼,有咬口时就在该水层施钓。

关于潮汐,一般来说是钓三分涨七分落时效果最好。

他还说,自然水域中的种种鱼类都市遵循自然纪律,永远都是逆流而上的。

所以,钓者就要让钓组出现"随波逐流"的自然状态,才气吸引海鱼前来觅食;施打窝料时,最幸亏钓点前后左右各打一勺,以相识水的流速、流向,也可以在脚下打几勺饵料,看看是否有"反波潮"将饵料带入钓点。

我抄到的第一尾葫芦片

我问岳哥:"岳哥,今天我出钓算是很用心了,深、浅、远、近,清水处、浑水处、清水浑水接壤处,都钓了个遍,子线弯曲了马上换,钩子钝了也要换,学到的矶钓钓技基本全都用上了,可还是没钓几条,咋回事呢?"

岳哥说:"钓淡水常说'猫一天狗一天',但谁都弄不明确到底是'猫天'好还是'狗天'好,海钓却是很容易弄明确的。海钓讲求潮汐、流向、风速、风向。潮汐有大潮、中潮、小潮,潮大而且风向不发生突然改变时,海里的鱼一般会比力活跃。相反地,风大浪浑的时候鱼往往不爱靠边,活性相对稍差。"

于是,我特意检察了不爱上鱼那天的潮汐表,四个字赫然眼前:小潮死讯。

我想到那天海水确实特别浑。

专小葫芦片钓燕鱼

我问岳哥:"看阿波,不见得非得等谁人销魂的箭沉吧?有的时候阿波哆嗦着有咬口,我以为很有须要提竿逗扯一下。"

岳哥夸赞说:兄弟悟进去了。阿波随波逐流的自然状态一旦突然改变——无论突然停顿还是突然变向,咱们都得马上做出反映。 在边钓边学的历程中,我又知道了一个叫"潮受"的小物件,它位于阿波下面,用于增加钓组阻力,减缓子线下降的速度,使钓组与子线自然漂摆,适用于钓侧风水流的深水区。

我问岳哥:"我钓的时候都是让线绷紧,有拽着竿梢的感受,但我发现有些钓友会让主线松松地在水上漂着,到底哪个对?"

岳哥说:"风线的松紧水平和竿尖的发抖频率都市直接影响鱼的觅饵活性,所以线组要做到收放自如,既要保持线组的自然漂浮性,又要确保能够随时提竿刺鱼。"

我喜获双飞,这得留个影

被我们戏称为比岳哥高了两级的"十八级海钓大师"阿伟说:"矶钓竿绝对不能随便放在地上或岩石上,它只要遇到硬工具,就会有小的擦伤,在鱼竿挂钩或吃力弯弓的时候,这种不起眼的小擦伤就可能酿成断竿的严重结果。"

这都是值得注意的履历和细节。许多钓友在摘钩或挂饵时随意地把钓竿原地一戳或一放,这种做法是差池的。

竿子一定要置于较软较平滑的地方;用自己的手臂抱着竿子时,竿梢一定要指向无人、无石砬子的位置。

浪涌中看阿波,更显矶钓本色

通过我小我私家的虚心学习、用心意会,加上大师的悉心指导,一段时间后,我基本能够独立操作了,一得空就往海边跑。

我在独立操作的历程中得出的一个重要心得,就是子线打卷要坚决更换,钩子轻微挂底后会变钝,也要坚决更换。

别忽视这些细节,你乱来鱼,鱼也会乱来你。

矶钓要学的另一个重点是找鱼。

一次我单独出钓,试遍了常去的几个钓点,均无口,正准备退却时,钓友"球球"的电话来了,放下电话不久,球球拍马赶到。

他在来的路上打捞了一些小葫芦片子,下车就一摆手,招呼我去背靠闸门的一个钓位,那里的水面打着漩涡。

防波堤上的工字石就像修好的钓位一样舒适

球球组装好矶钓竿,挂好鱼饵,直接把钩饵扔到漩涡边上的缓流处。

纷歧会儿,阿波一个下沉,中了一尾小鲈鱼。 没想到偌大的海面之下,这鱼竟然藏在如此不起眼儿的隐秘之处,我也赶快下竿,钓得不亦乐乎。 见鱼口慢了,球球招呼我换地方。

我舍不得脱离,说想再玩一会儿。

能找到个好钓场可不是个容易的事儿

球球打包票说:你只管跟我走就行了。

于是,我随他来到一个反流出水口,仍然是他下去试钓,我在旁边等着。

效果他很快"白光一闪",上燕鱼了。

当天的大南风把洪流面刮得特别浑,而从这个出水口流出的水浪是清澈的,效果就是这细水清流引来了喜欢洁净的小燕鱼。

球球边钓边说:等这个水流变直了,再延伸一点,燕鱼才爱咬呢!

这个漩涡边上是存鱼的好位置

果不其然,随着这股清澈的反流逐渐伸直,小燕鱼越聚越多,我俩一直钓到平潮,鱼才停口。

这时洪流面的浑水也逐渐吞噬了这道清流。

我一直喜欢和球球一起出钓,他能通过视察水流和浪潮的漩涡判断鱼在哪儿停留,我追求的则是个玩儿洪流面,效果忽略了许多存鱼的小潮沟、小角落。

三人行,必有我师。此话真理。

渐入佳境

一次,岳哥带我们去兴城南港垂钓,一行人声势赫赫、兴致勃勃、有说有笑地在码头防波堤一字排开,纷歧会儿就纷纷上鱼了。

团体出钓最大的利益只要有人率先上鱼,鱼层的深浅便公之于众,经常听到大家险些异口同声地问上鱼者:钓多深啊?然后纷纷上推、下拉棉线结,调整钓棚。

午饭后,我特意挨着蒙哥钓。

我说:"我挨着你是为了学习,你可别误会我是来'扎针'的!"

说跟蒙哥学,是因为上午他钓得最好。

岳哥的双尾燕鱼

我把阿波打在他的阿波四周,我的阿波在水面上露得多,他的露得少,两个阿波的色彩都一样,我往返盯着这两个阿波,看完我的再看他的,就像鱼咬钩了有口一样,挺好玩儿!

我说:"这是中午在船上喝的四瓶啤酒在起作用?还是我到达了钓鱼的最高境界——心中有鱼呢?"

蒙哥嘿嘿笑着说:"不说你啥境界,就问你不看你自己的阿波老盯着我的干啥?"

我说:"我这不是在学你咋看口嘛!"

效果蒙哥的阿波调得灵,当天的鱼口轻,阿波稍微一沉,竿梢再一逗扯就"白光一闪"了。

有的时候,螃蟹也咬钩

这天的防波堤可谓蒙哥的演出主场。厥后听说,蒙哥的钓点是个深水区的回水湾,天然留鱼。

垂钓燕鱼,抄小鱼最重要。

这小精灵也奇怪,竟然不喜欢广普的海钓鱼饵沙蚕,而是爱追逐闪着亮光游动着的小鱼,这种小鱼被称作海中的葫芦片子,它们喜欢三五成群在离岸边不远的清水里游弋,因此用跟这种小鱼状态很像的亮片拟饵逗扯燕鱼也很有效果。

另外,在用这种小葫芦片子钓燕鱼时,鲈鱼也会不时叼上一口。

为了获得这种小饵鱼,我准备了特别结实的密眼抄网,海边钓手们大多用旋网,也有用搬网的,各有各的优势。

有的地方旋网下不去,有的地方抄网够不着,这时种种小网就各显其能了。

打上来的小鱼要实时放入带冰的饵箱或者带打氧泵的水箱,否则鱼变蔫了、掉鳞了、失去自己特有的亮光了,垂钓效果将大打折扣。

相比燕鱼的挑剔,鲈鱼和海鲋就不那么挑食了,各个渔具店都在应季销售的沙蚕就是它们的最爱。

钓海鲋和钓梭鱼时要打窝,这样效果才好,为此岳哥还给我们画了一张浮游矶钓的打窝图。

岳哥画的打窝示意图

硬背竿子一定会断竿,要是往前送,带鱼出来,竿子也会断。

爽性,我凭借竿子自身的腰力硬挺着!

这时,身旁的"惊涛"兄弟放下他手里的钓竿,小心翼翼地顺着工字石往下探,踩住两个稳妥的位置帮我提线拎鱼,效果一瞬间的光阴,这条目测2斤以上的大梭鱼带着我的4号窄腹曲柄钩扬长而去,只剩2号碳素子线软塌塌地飘在半空中。

如果当天我将抄网随身携带,如果我用的是"重矶枪",如果我的子线再大1号,如果我没等这条鱼反映过来就强行飞鱼,如果…… 可是,人生并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重新绑制线组后,刘哥上鱼了

第二天是周日,下雨。

我本想在雨天歇息一天,睡个回笼觉,阿伟的呼叫来了:走啊,走啊,钓鱼去啊! 正在海边过周末的刘哥也一致诱惑:这边没下雨、这边没下雨! 渤海大门路好走,海边没下雨,又有好钓场,干吗不去呢?我起身翻出昨天剩的沙蚕,下楼就一溜烟儿赶去海边和他们几位汇合。

到海边发现风大浪大还下起了的小雨,我在钩上挂小葫芦片执着地守钓燕鱼,有两条还算给体面,咬了我的钩,入了我的箱,另有两只螃蟹也来凑热闹上了钩。 阿伟、"厨师"绑小钩钓着小海鲋。

漂亮的小鲈鱼

刘哥始终没口,他发现自己的线组泛起了问题,自言自语喊道:"咋回事呢?"阿伟离得近,听见后已往鼓捣一番。

一会儿的光阴,重新将钩饵抛入海中的刘哥喊道:"上鱼啦!上鱼啦!双尾!"大家扭头一看,果真双尾,一条小鲈子和一条小海鲋。

这下,回来的酒桌上大家有了话题—— 刘哥碰杯敬蒙哥说:谢谢你昨天给我绑的阿波! 蒙哥当天并未跟我们去海边,不明就里地说:客套啥?应该的。

钓鱼时抄网抄到的大海蜇,拌吃下酒鲜味

刘哥继续蕴藉地问:我为啥没上鱼啊? 蒙哥说:预计还是鱼少呗!

刘哥说:那,为啥阿伟给我重新绑完后立马就上鱼了呢?

话音一落,大家哄堂大笑。 原来,阿伟发现了头一天蒙哥绑的线组用的主线不是海钓必须用的浮水线,而是淡水钓常用的尼龙线,加上和阿波有着严格配比的"水中"又偏小,于是钩坠下水后阿波磕磕绊绊地迅速上升到棉线结处,以至于钓棚不够了。

佐餐下酒的干炸小海鱼

阿伟帮他重新绑了一套线组后,钩饵入水后就能顺利到位了,自然也就上鱼了!

每年的九月末左右是黄金矶钓季,那时的鱼更大,全套矶钓装备都要换成大两号的。谁人时候的矶钓体验将更刺激、更过瘾。

鲜味干煎小燕鱼

海岸上的浮游矶钓,追求的是直面波涛壮阔的大海,品味拍岸惊涛的刺激,享受着阿波在涌浪中"箭沉"的美妙,另有矶钓竿弯弯颤颤的手感! 我钓鱼,故我快乐!

能在海边玩这种充满神奇魅力的浮游矶钓,我更快乐!

按自己喜欢的方式,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快乐,就这么简朴!

我钓鱼,我快乐